在台灣教德文

大多數來台灣年輕的德國人都遲早會開始教德文…我個人來台灣的時候還算年輕的人, 哈哈 🙂 好處是很明顯的。講自己的母語不難,找上課的地方也不難,而且現在用臉書找學生一點都不難。

我在這裡也想要澄清一件事情。雖然我在這裡寫"教德文","上課","學生",我覺得這樣的私人授課/家教跟大學德文系,語言學校等等的課不一樣。不一樣的意思在這裡就是不專業。 德國母語者當然可以告訴你什麼說法是對,但是很多不會解釋原因。在德國,我們德國人當然也有德文課,但是學文法的部分比較少(或是我都忘記了…)。

不管怎麼說,母語者跟外國人學德文的方法根本不一樣。我們不需要記得什麼名詞用 der, die, das, 形容詞的結局,什麼時候用賓格,與格等等,因為我們都長大的過程中就自然學到。但請不要開始哭! 學中文對德國人來說也不容易,因此有因果報應 😉 開始教德文的時候, 我也再開始自己學我個人的母語, 因為學生的問題有的時候真的讓我傻眼!所以,學生叫我老師總是讓我有點尷尬因為我自認只是一位學伴而已。

我覺得找德國家教並不是最好的方法開始學德文。對我來說最好的方法開始學德文是跟同學一起學,有具體計畫與系統 (課本與德文老師的經驗),而且要經常上課,我覺得最好每個星期兩次。用家教的方法不一定讓你做這樣。報名德文課也給你有點壓力...但是我覺得壓力這個詞不太對...應該要說動力,再說我覺得動機是學語言最重要的事情,反正動力跟壓力也有點關係,對不對?

所以家教根本是不好的事嗎?一點都不是!我覺得家教也是重要。不是在開始學德文的時候,但是幫德文學生/會講德文的人不會忘記怎麼講德文。

這真是一個大問題。大學畢業以後或是從德國回來台灣的時候,講德文的方法僧多粥少。我最喜歡教這樣的課,因為這樣的課算比較自由,比較因材施教。我覺得,想要學外語就可以用課本,但是要學外國文化,跟外國人溝通是必要的。學外語也包含學外國文化,所以用課本上課與自由跟外國人講話同樣重要!有的時候,我真想念那些家教的時候,但是私人授德文課在台灣不能養活一家人...

行文至此,我到底如何看待台灣的德語教學?我很高興台灣的教育部幾年前開始支持教多德文課,讓學生比較容易而且上大學以前體驗學德文是否好不好。此外同等重要的是台灣的德文語言學校,其系統教學尤以重要。家教是台灣德語學習之道,鼎立的三強之一。

我知道,在台灣學德文真會讓人發瘋了,特別遇到不適合的老師, 但是我們大家也必須承認德文在台灣不是最熱門的外語,所以德文老師有點像寶石,稀有而珍貴,台灣的德文學生當然也是! 😉

在台灣養孩子

如果有些人還不知道: 我今年七月當爸爸了 🙂 這樣的生活的大改變當然也影響了我對於某些事情的看法. 我還記得我已經提到有些關於台灣的小孩的事情 (睡的很晚, 學校壓力很大), 但是我還沒想過孩子們的生活到底在哪裡比較好: 在台灣或是德國?

我有兩個德國朋友, 他們也是跟台灣女人結婚, 而且去年也生了孩子. 他們兩個目前決定他們要離開台灣回去德國給他們的孩子比較好的生活環境. 所以台灣的孩子真在一個敵對的環境長張嗎? 是台灣的超低生育率的原因嗎?

看台灣人待孩子我沒有那麼消極的影像, 反正我懷疑台灣人的責任感, 但我也想說台灣人真喜歡小孩子. 我覺得’小朋友’那種稱號表示一個歡迎小孩子的社會. 德國沒有那種稱號… 再說, 也是跟德國不一樣, 我覺得大多數的台灣人能接受小孩子的噪聲與行為.

從這方面來看, 台灣對小孩子看起來是比較好的地方. 但是我們應該要分裂兩個事情. 我上面提到的對我來說可以當做’軟事‘, 社會可以給各人的感覺. 反過來說, ‚硬事’就是生活上重要的事情, 關於養孩子就是錢, 教育與環境.

要養孩子就要花錢, 這是必定的. 那台灣的兒童補助金的情況真貧. 我們一次收到一萬元台幣, 就是這樣. 在德國, 有小孩子的家庭每個月收到大約7500台幣到孩子在大學畢業的時候. 我聽說台北人每個月也可以收到兒童補助金, 但是台北不是整個台灣還是台北的小孩比其他台灣的小孩優等嗎? 我知道, 因為台灣的生育率那麼低, 這個情況快要可能改變了, 但是無論是兒童補助金或父母親不帶薪產假, 台灣永遠不能(不要?)達到德國的程度.

看教育: 我這裡已經寫過我對於台灣教育制度的看法. 對我來說, 我絕對不能想像讓我女兒去台灣的學校, 讓她整天念書, 讓她受到台灣教育制度的壓力, 而且對這樣的系統還要付很多錢!! 我覺得教育的方面很可能是我也要決定回去德國的原因. 德國的教育制度當然也不算世界上最好的, 但是在德國, 小孩子除了念書之外還可以享受童年.

另外一個重要的’硬事’是環境. 說實話, 你敢從你房子的大門開始推嬰兒車嗎? 你敢推嬰兒車到你房子最附近的游樂場嗎? 你跟小孩在台灣的路上有安全感嗎? 當然…沒有責任感的人不能考慮這個問題, 但我不得不罵不絕口台灣的朽壞交通.

看上面的問題我真想說台灣的孩子(與父母)真辛苦. 台灣的社會愛他們, 但是政府幾乎處罰他們. 政府好像也沒辦法給小孩子比教好的生活. 我個人決定我從現在開始每年要看上面提到的事情, 看要我還能夠接受這些缺點. 我希望台灣很快能夠找到這些問題的解決, 但是我在想台灣還需要滿多年才了解這些事情.

台灣的宗教

我覺得台灣的宗教文化表示一種關於台灣最迷人的方面.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來台灣, 飛機不到一個小時降落後, 我已經目瞪口呆站在寺廟前. 對西方人來說, 亞洲的寺廟十分表示亞洲文化的情調, 而且我回去德國以後, 我還記得大家都在看我拍過的照片, 看到寺廟都講了 „哇真漂亮阿!“.

台灣的寺廟是信徒的信仰中心, 也是神明的殿堂. 我到現在還不能分清楚什麼是佛教, 什麼是道教, 什麼是傳統信仰等等, 因為台灣什麼都有. 而且很多地方好像也在混合某種教派, 所以每一個寺廟獨有本身的特色. 我覺得台灣的寺廟比德國的教堂好很多. 在德國的教堂我總是有一種“冷清“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德國的教堂溫度真是比較冷 😉 此外我從小的時候都記得教堂是一種非常安安靜靜的地方, 除了唱歌望彌撒之外, 聲音都靜若寒蟬, 我覺得太冷淡.

反過來說, 我覺得台灣的寺廟都有很熱情的氣氛. 裝飾比教堂好看得多, 人們的活動活潑得多, 氣氛輕鬆得多. 我很久想一想為什麼我的感覺對台灣的寺廟比德國的教堂有那麼大的差別, 現在我想我大概了解: 在台灣, 宗教還算是日常生活的一方面. 大部分的台灣人每天當然不去寺廟拜拜, 但是信仰, 特別傳統信仰, 都存在. 對我來說,  傳統信仰都包括祖宗崇拜, 神明崇拜, 命理學, 中醫, 護身符等等, 連吃東西有的時候跟傳統信仰有關係 (譬如說湯圓, 粽子, 月餅).

還有鬼物的“迷信“. 我自己都不相信鬼的存在, 但我在台灣學到尊重其他人的信仰. 我來台灣的時候一直笑很多台灣人鬼月的時候不敢游泳這類的“迷信“, 但是慢慢了解台灣人的個性, 我就發覺我都沒有權利笑其他人的信仰, 尤其是我也不能證實鬼到底存不存在. 現在我也在中元節跟同事們在公司拜拜, 因為在台灣就是這樣. 再說, 台灣的傳統信仰對我生命的影響已經不小的, 我結婚的日子是農曆安排的, 我搬家的日子一樣, 鬼月的時候我真不去海邊游泳 (…因為我老婆不要, 哈哈), 而且冬至, 元宵節的時候吃湯圓現在對我來說也是我想做的, 竭盡全力保持傳統 😉

台灣的宗教, 在很多方面對我很迷人, 很有趣, 很熱火, 也是一點奇怪. 我不知道我一天能不能徹底地了解台灣人各種各類的信仰, 但我知道除了我小的時候體驗的信仰 (就是基督教), 世界上還有很多不一樣的信仰. 從台灣的總教來看, 我相信混合宗教信仰不能威脅一個文化的特色 (反正這是大多數大戰的理由…), 但是能充實文化而開闊人們的見解.

台灣的名牌真是低調地在場

台灣人聽到我是德國人的話, 他們除了提到德國豬腳和啤酒很可能也提到德國的名牌寶馬, 賓士, 保時捷, 西門子等等. 想到台灣的名牌, 譬如說宏碁 (Acer)華碩 (Asus), 我覺得它們比德國的沒有那麼廣大的魅力, 但是特別對電子商業來說, 台灣真造成很多世界級的產品.

年輕的時候 (恩, 我現在比較老…) 我對電子產品都有興趣. 那個時候, 電腦及電腦附屬品的市場開始發展, 電腦越來越便宜, 上場消費市場了. 看電腦裡面的主機板很多地方可以看到 Made in Taiwan 的標籤. 到現在很多人還不太知道很多電腦主機板的組分是台灣的公司造成的. 我在台灣開始做翻譯的時候已經知道很多台灣的電子產品公司, 但我沒想到事實上有那麼多.

從很多名子來看, 我以為產品是美國公司造成的. 我譬如說到不久的時候以為瑞昱 (Realtek, 聲卡及網卡)Mustek (影像掃描器) 是美國的, 但根很多其他電腦附屬品一樣, 生產者是台灣的公司.

電腦硬體旁邊也有軟體的名牌. 用電腦看DVD的人一定知道訊連科技 (Cyberlink) 的產品 (例如 Power DVD) 或在乎網絡安全的人一定知道趨勢科技 (Trend Micro, 雖然正是日本公司還是從台灣人成立的) 的產品 (例如 PC-cillin). 另外有很多比較小電腦硬體及軟體的公司, 台灣的辦公大樓每棟好像最少有一個.

電子商業之外的台灣名牌, 我只想到捷安特 (Giant) 而已, 本來也覺得是美國的公司, 因為從 ‚Giant‘ 的名子來看, 哪裡知道是台灣的公司? 我覺得按照廠牌認識, 台灣的公司有一種市場營銷的問題. 為什麼有那麼都世界紀的產品, 但沒有相關的品牌認識?

可能是因為在台灣有名的德國公司的歷史比台灣公司長很多, 有比較多時間在市場定位. 在說, ‚德國’在台灣人的耳朵比’台灣’在德國人的耳朵大改沒有引出一樣的反應, 好像跟國家的名號有關係. 提到這個, 台灣的公司從德國人的視角來看目前好像沒有那麼好的態度. 我不知道台灣人還記得明基電通 (BenQ) 在2005年併購德國西門子手機部門, 大約一年之後因為虧損太大明基宣佈停止投資就促進了手機部門破產, 讓很多人失業. 然後, 明基電通在德國算是惡名, 這件事對他們的營銷貽害無窮.

最後我還想提到一件有意思的事: 我發現我最近真偏好台灣的(電子)廠品. 目前具有一台奇美電子 (Chimei) 電視機, 兩台奇美電子 (Chimei) 顯示器, 一台技嘉科技 (Gigabyte) 的電腦, 一台微星科技 (MSI) 的電腦, 一台宏碁 (Acer) 的記本機, 一台宏達電 (HTC) 的手機, 並且最寶貴, 一位台灣妻子 😉

拼音跟拼音不是一樣的

我在新莊的輔仁大學學了中文. 還在德國的時候, 寄大學報名表到台灣, 我當然還沒辦法用中文寫地址, 所以我用了大學的英文名字 Fu Jen University 在 Hsinchuang. 來此輔大之後, 上中文課學過’仁’在課本用的羅馬化就是 ‚ren‘ 寫的, 不是 ‚jen‘ 寫的, 而且從台北市坐公車到新莊我找了往 Hsinchuang 或在中文課學過的 Xinzhuang 的公車找不到了, 因為公車用了 Sinjhuang 或 Shinjuang 的寫法. 這樣亂七八糟的拼音寫法在台灣很明顯, 而在這方面代表完全不一致的情況.

那為什麼我在這裡提到這件事? 因為我是外國人, 羅馬字是我從小時候習慣的字. 無論我也看得懂中文, 如果有中文字根羅馬字在一起寫的, 我就先看羅馬字. 但是台灣給外國人看的羅馬字不一定讓我們分清楚. 台灣人現在可能覺得, 我們外國人來台灣應該要適應台灣的生活, 台灣的文化, 但如果有這種想法我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地方在用拼音的寫法. 再說, 我上中文課也學過注音符號, 但我在台灣的路上都不看到.

為什麼這樣的事在台灣那麼麻煩?? 我當然知道政治的原因也在影響這件事情, 但不像繁體字或簡體字的題目, 我覺得拼音的寫法跟文化遺產沒有關係. 我可以了解台灣民族並不要採用大陸推介的寫法, 但不能確定什麼另外的寫法來用真是竹籃打水的辦法. 中國大陸在1957年推介漢語拼音而從這一年開始到現在沒大改變. 除了注音符號, 台灣很久用了19世紀在英國發明的威妥瑪拼音 (新莊就是 Hsinchuang 寫的), 從1986年開始用國語注音符號第二式 (新莊就是 Shinjuang 寫的), 從2000年開始用通用拼音 (新莊就是 Sinjhuang 寫的) 而從2009年開始用漢語拼音 (新莊就是 Xinzhuang 寫的) 導致 ‚新莊‘ 跟 ‚ㄒㄧㄣㄓㄨㄤ‘ 跟 ‚Hsinchuang‘ 跟 ‚Shinjuang‘ 跟 ‚Sinjhuang‘ 跟 ‚Xinzhuang‘ 都代表一樣的地名. 哇, 請大家拍手!

奇怪的事就是: ‚實用視聽華語‘ 是外國人來台灣學中文必須念的課本 (我所有認識的外國人來台灣學中文都念過), 但是課本裡面除了繁體字, 注音符號及英文用的羅馬拼音系統就是漢語拼音. 那我2004年開始學中文在台灣都沒有用. 再說, 因為台灣人在學校學過了注音符號, 很多台灣人現在只用字的聲音根本不知道台灣的地名用羅馬字是這麼寫的. 我覺得這個情況在全球化的時代不如像台灣那麼發展的國家, 在這一方面給我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我告訴你們, 學拼音不是難. 我第一次看到注音符號都覺得非常難, 但五天之後我都會自己寫, 像台灣的小朋友一樣 😉 用標準的拼音寫法不是兩岸統一的措施, 而是個了解外國人在台灣的跡象與跟其他的國家想要溝通的需要.

參考資料: 台灣的中文羅馬拼音 & 各種羅馬拼音系統對照表

台北是個國際大都會嗎?

台北市現在是一座在世界上最高的摩天大樓世界上很重要的電腦展的家. 再說, 在台北路上的外國人好像越來越多. 這樣的事一方面給我台北是個國際大都會的影像. 那, 你們覺得台北跟紐約, 倫敦, 香港, 東京等等真在同等嗎?

讀過台北所有提供的特色我覺得哇, 好幫的城市嘍!! 但是每天去台北上下班的我根本沒有這樣的感覺. 很可能是因為我不是游客, 在台北每天做的事往往是平日的事. 再說, 我八年前第一次來台灣去台北一天就好了. 但是我之前去巴黎及香港我都覺得一天完全不夠, 最明顯的原因是那些城市比台北大很多.

國際大都會的特色到底是什麼? 從一個比較科學上的角度來看, 一個國際大都會有偉大的政治, 經濟及文化的意義. 那政治的方面世界上最重要的城市是華盛頓, 倫敦, 巴黎, 莫斯科及北京….台北十分不同. 經濟方面台北真有些影響, 不一定對全世界, 但一定對亞洲. 然後文化的方面….恩, 我應該要小心我現在來寫的….但是我在這裡談國際大都會的文化意義, 那你們覺得台北相似羅馬, 馬德里, 巴黎, 倫敦, 紐約嗎?

其他的角度就是一個城市有沒有世界知名的地標. 那, 我們就看一下比一比: 紐約的自由神像及帝國大廈, 巴黎的艾菲爾鐵塔及凱旋門, 倫敦的白金漢宮及塔橋, 北京的紫禁城, 台北的….你想要選什麼? 中正紀念堂, 國父紀念館, 龍山寺, 故宮博物院還是台北101? 我想台北市政府應該要選台北101, 因為在很多介紹台北的小冊子讀過了: 台北101是台北的地標. 沒錯, 台北101是將台北發揚光大, 但我現在看到台北101有幾種感覺: 一方面建築及工程的成果真是光大華美, 一方面台北101都不配合台北市. 從很遠的地方來看台北市就會看到台北101, 旁邊都沒有, 煢煢孑立. 我應該不要寫紐約, 香港, 上海, 東京的情況, 對不對?

再說, 在台北走路逛逛的感覺比其他城市也不一樣. 我在巴黎, 柏林, 香港或邁阿密走路逛逛都覺得哇, 我是好酷的人, 哈哈!!! 在台北, 我十分沒有這種感覺, 很可能因為我已經六年住在這裡, 當然沒有這種游客的影像. 提到游客, 台北比香港, 巴黎, 倫敦, 紐約也少很多, 所以國際大都會的感覺也沒有.

那, 我希望郝龍斌先生不要罵我, 但是我的結論很明顯: 台北不是個國際大都會. 台北是個亞洲大都會, 而且當然是台灣的政治及經濟的中心. 此外我覺得台北市剛好, 不算太大, 不算太小, 有傳統的, 有現代的. 有機會的話來台北旅行應該很值得, 從紐約, 倫敦, 巴黎, 東京, 台北可以選一個的話, 那就沒有.

台灣人缺乏責任感嗎?

我媽媽教我 ‚紅燈時不要過馬路!‘. 在台灣我往往覺得台灣的媽媽們不是忘記教孩子們這件事就是孩子們長大了就忘記了. 反正, 亂亂過馬路不是我唯一觀看的事, 還有些其他的事讓我想知道台灣人到底缺乏責任感.

我首先應該要表示我觀看的事常常是在台北市發生的, 所以這篇文章之內的 ‚台灣人‘ 很可能只代表 ‚台北人‘, 因為我一方面也希望台灣人不是全部這樣的. 我剛剛一開始就提到紅燈時過馬路的人. 很多人現在可能覺得我的想法很荒謬或是我是一個怨天尤人者, 但不是這樣啦! 我趕時間的時候也不在乎等紅燈, 但是我每天觀看的事不是這樣的. 台北市的民權路有很多橫街, 有大有小的十字路口, 特別在小的十字路口很多人完全不在乎紅燈. 我覺得如果路上沒有任何的車就還可以, 但是行人往往讓駕駛人因為他們過馬路剎車, 那這樣不行. 我常常抱怨駕駛人不太在乎紅燈, 那我這樣也抱怨行人不太在乎紅燈, 天公地道, 對不對? 結果是, 不顧一切地紅燈時過馬路可以造成很危險的情況…為什麼為了趕三十秒給其他人麻煩? 保護自己的安全不稂不莠嗎?

我都覺得…如果成人危及自己的安全就是他們的事, 但我想給你另外一個缺乏責任感的例子: 很多外國人喜歡拍這樣的照片. 我第一次看到也覺得全個家庭騎摩托車很好笑, 後來我想到: 父母把孩子的安全都當作毫無用處嗎??? 有些朋友跟我說, 摩托車對很多台灣人比汽車好, 因為比較便宜, 機變, 沒有停車位的問題等等. 沒錯, 對成人都沒錯, 對小學生我已經不確定, 對嬰兒當然完全不行!! 事實上我每個禮拜幾次看帶嬰兒的母親跟父親騎摩托車, 每次看到覺得: 他們神經病死了! 對不起, 我十分對這樣的人都沒有理解. 我真憐憫有這樣的父母的孩子. 我真希望這樣的父母被罰了, 給他們看小孩發生過的車禍…..成人自己沒有責任感我無所謂, 成人對他們的孩子沒有責任感就是大不韙.

最後的事比剛剛提到的不那麼嚴重, 但我也覺得真奇怪: 在台北的路上, 我每天晚上時最少看一輛完全沒有開燈的汽車. 怎麼可能這樣? 我不相信駕駛人忘記開燈, 因為晚上時不開燈就也不會看速度計, 這是比較明顯的. 我會了解看這樣的事一個月一次, 但是每天?? 原因是什麼呢? 這樣的駕駛人笨死還是無知嗎?

我都不知道, 但從上面的三個例子來看, 我真擔心台灣人在路上的安全. 缺乏責任感與愚行結合起來很可能造成禍害. 我想台灣的保護神一定很忙, 所以我個人就不想徹底靠他們的保護. 你們呢?